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圆桌论坛:政府事务求解

  • 2012-07-10
  •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发布者:毛迪

    打印转发字号:T|T

  在当前行政主导的背景下,国内药企正不断加大对政府事务管理的力度,并提升其含金量——政府事务似乎已然成了药企寻求资格、价格,并最终达到销售目标的一块敲门砖。然而,究其背后,药企政府事务应该以何为方向?面对理想和现状的落差,其应该以政府力量还是以企业本身需求作为发展原动力?此间问题又应该如何化解?

  本期嘉宾

  九州通医药集团业务总裁 耿鸿武

  本报特约观察家、北大纵横医药合伙人 史立臣

  本报特约观察家、上海源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袁则红

 

  政府=客户

  医药观察家:当下,越来越多的药企开始设置专职部门管理政府事务,这表明药企在此方面发生了何种转变?

  袁则红:政府事务管理已经成为药企的专项职能之一,业内流行的一句话——“政府是除了消费者以外,药企的另外一类客户”就是很好的证明。从现实情况看,如果药企在政府事务管理上仍是不去想、不去做,那么整个的销售业务以及发展态势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政府事务的重要性由此也可见一斑。

  史立臣:现阶段药企的政府事务普遍由高层负责,管理范围多局限于一省、一市、一县,涉及对象则局限于相关管理部门,整体管理水平还不高。而当前政府环境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再采用现有模式多少会显得力不从心,政府事务必须实现专业化和系统化。应该说,从单一的企业领导维护到建立管理部门和体系,标志着国内药企在观念和行为上正日渐成熟。

  医药观察家:针对此情况,有分析认为,“政府在医药行业内的影响力不断加大,是药企产生此改变的根本原因”。您是否认同此观点?

  袁则红:这样说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完全对。一方面,国内药企在经营上还存在很多问题,政府事务只是其解决问题的战术之一;另一方面,此战术已经让企业尝到了甜头,即使政府影响力没有进一步加强,其也能催生不小的动力。应该说,政府效应的加重是推动企业增加政府事务含金量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

  史立臣:单从政策上分析,我认同这种观点,因为国家政策主导着国内医药行业的发展,其对医药行业的管理已经渗透到药企经营的各个方面。除此之外,外资药企由于在政府事务管理方面体系建设已经比较成熟,且凭借此享受到了相关的优待(比如“超国民待遇”),这也逼迫着国内药企进一步思考,如何才能使两者站到“相同的起跑线”;同时,医药行业同质化竞争激烈,而药企本身的研发水平有限,如果能从政府方面获取资源和支持,对企业竞争力的强化作用也不可小觑。

  耿鸿武:这确实受到了政府因素的影响,事实上这主要也是在新医改确定了政府的主导地位之后才出现的。但究其本质,企业才是政府事务管理的主体,政府事务管理只是企业管理,同时也是企业战略的一部分,医药行业外部环境的变化导致企业内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企业才转而加重政府事务管理的筹码。因此,只能说政府因素是促成此转变的主要原因,根本原因还在于企业自身。

  政府事务≠政府公关!

  医药观察家:不过,在此过程中,国内药企却给政府事务戴上了“政府公关”的帽子,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史立臣:中小药企基础比较薄弱,很难建立体系,所以个别企业确实会通过小动作来操作,甚至也成功了;一些大企业在此方面做得还不错,水平甚至比跨国药企还高,如果把这顶帽子也扣在他们身上,实在有些偏颇。

  袁则红:国内的政府事务变成了一种以利换利的交易:第一,制定政策的部门并不是铁板一块,容易受到利益集团影响;第二,能够影响政策制定和执行者的人很多;第三,一旦有人通过特殊手段解决了问题,就会强化行业的这种行为。如果药企还只是一味抱怨现状,而不去有所作为,这种现象在短期内将难以改变。

  医药观察家:确实,现在已经有点走偏了。那么,从企业管理的角度看,您认为政府事务管理应该朝何种方向发展呢?

  史立臣:政府关系拓展和维护是未来国内医药行业管理精英们必备的能力,更是药企市场布局的重要影响因素,其应该向更系统化和专业化发展,并建立起相对完善的体系,将政府事务管理放到战略层面,并逐步深入。

  耿鸿武:在初级阶段,政府事务应处理好与官员的关系,中级阶段要处理好与地级政府的关系,而参与决策、影响和协助政府则是高级阶段的目标。国内药企的政府事务按照这几个层次发展是必然的,这是一种规律,不存在“应该”按照哪个方向发展的问题。虽然现在整体的水平不高,但这也并不能影响其发展。

  战略+战术

  医药观察家:客观地看,跨国药企在政府事务管理方面已经深耕多年,国内药企是否可以对其进行借鉴?

  史立臣:相对而言,跨国药企熟知我国法律,注重国家和省级层面的对接,随着中短期计划和长期规划的不断落地,政府事务管理已经成为其在我国经营的主要工作之一;且由于跨国药企是从大陆经营和安全层面考虑,其行为较为规范,这些是国内药企需要学习的。不过,国内外企业的情况和目标各不一样,所以也不能简单盲目地照搬照抄。

  耿鸿武:我倒不觉得跨国药企做得有多好,他们只是起步较国内药企早而已,况且这个差距也只是相对的,国内有一些企业已经做得不错了。现在既然开始谋求转变,国内药企要做的,就是要在战略上重视起来,一是要树立正确的政府事务观念,认识其作用;二是要建立自身的体系,学习和运用政策;三是要提高与政府打交道的技巧。这其中,体系不健全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医药观察家:那么,在现在的情况下,为缩小整体差距,国内药企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最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耿鸿武:首先,要解决在政府采购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第二,政府事务不应该仅仅以追求企业发展为出发点,也应该要致力于创建有利行业发展的经营环境。我一直都认为,在当前的国情下,政府事务是“1”,它是企业运营和管理的基础和前提,没有这个“1”,资格、价格、研发就都会成为“0”,最终的销售成绩也会是“0”。

  史立臣:政府事务既要能处理企业当前遇到的问题,也要为企业以后发展做铺垫:战术上,要能系统地解决国家及各省的招投标工作,确保产品价格体系在全国的稳定;战略上,要从长远落脚,建立起政府和专家关系的两级网络,确保企业正常运作和发展,也为企业经营提供准确的判断,甚至能从国家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支持。

  袁则红:虽然现在不少国内药企都设置了专职部门管理政府事务,但其充其量也就是在复印和戳章,远没有发挥该部门应有的功能。这跟管理该部门的人不无关系,所以,在选人时要特别慎重,且总经理要直接对该部门管理者进行管理,也可以两条线共同进行,即除总经理以外,销售经理也参与到其中。另外,企业对政府事务的认识还很弱,导致建设和利用不足,因此必须要将政府事务流程化和标准化,将其上升到战略层面去落实。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